2017/01

09

14:35:19

航班延误背后有啥经济账?

本文来源: 山西晚报 本文作者: 郝宏
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
摘要

当旅客痛恨航班延误时,民航的工作人员也在为此“抓狂”,一份因航班延误而领到的“机场快餐”背后,有着什么样的故事?

航班延误背后有啥经济账?

1月7日,太原严重雾霾,武宿机场内还飘起了小雪。雪花、低能见度,导致早上的航班几乎都没能按时起降。平均延误半个小时后,一架架来自不同航空公司、前往不同目的地的飞机才陆续飞上天空。

航班因雾霾延误,在近段时间内并不少见,以至于全国多地机场以及航空公司都启动了航班大面积延误预案。当旅客痛恨航班延误时,民航的工作人员也在为此“抓狂”,一份因航班延误而领到的“机场快餐”背后,有着什么样的故事?航班延误背后又有着怎样一笔经济账?连日来,记者走进中国东方航空山西分公司,试图算一算航班延误背后的经济账。

A 看不见的人力账:

保障飞机安全运行需要多部门通力协作

宁静德是东航山西分公司运行控制部的元老级签派员,从这个部门成立,他就是其中一员,33年工龄让他成为这里年纪最长、业务最精湛的签派员。1月4日,记者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两眼紧盯桌前的四台电脑屏幕观察飞机航路和气象云图,右手的鼠标在不断点击操作。

签派员是典型的幕后工作人员,飞机何时起飞、何时落地都是由他们说了算。一旦遇上坏天气,造成大面积航班延误,这个部门压力很大,“所有的飞机都没回来,第二天怎么飞?回来以后先飞哪个后飞哪个?安全、服务、效益我们都要考虑。”宁静德说。

东航山西运控部副总经理王二权自打升职后就没有好好休过一次假,尤其遇上航班大面积延误,他要和签派员待在一起,及时判断和应对。谈及航班延误后的额外付出,他话说得平和:“这些都是我们该干的事儿,大家也都习惯了,不会因为你承担的压力大就多挣钱,所以我们特别希望天天有好天气,这样航班就不会延误。”

当飞机延误时,与签派员同样焦灼的还有机长,他们需要坐在狭窄的飞机驾驶舱里耐心等待何时可以起飞的消息。郝卫东是东航山西分公司飞行部总经理,也是东航山西分公司的五星级(最高级别)机长,他的桌子上摆着一张和全体机长的合影,大家穿着海军蓝的制服,很是帅气!

“空中飞机流量特别大,而且是有固定航路的。如果遇上特殊天气,就像行驶在高速路上一样,限行、拥堵,随之会有航空管制,由此造成的航班延误非常多见。当旅客在候机楼焦急等待时,执飞的飞行员和乘务员们在飞机上等待。与此同时,地面各个保障部门也在紧锣密鼓地做着相关保障工作,例如准备航空食品和地面服务人员的餐食饮料、机务维修人员在做飞机的安全检查……保障一架飞机的安全运行至少需要六七个部门的通力协作。”郝卫东说,飞行员工作貌似体面,实则非常辛苦。

如今中国民航业高速发展,飞行员的飞行任务很重。一部分飞行员的年飞行小时将接近民航局限定的最高限,大家常年飞行在空中,而且经常驻外出差,每个月在家待不了几天。郝卫东告诉记者:“如果出现延误,飞行员在民航局规定的安全执勤小时内必须要坚守和等待,不会因为这个就多给你发工资,我们的工资是按照在空中飞行的时间来算的。”

航班延误背后有啥经济账?

B 一算吓一跳的财力账:

安排旅客饮食、住宿等以及飞机额外耗油让航空公司损失不小

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延误,多数旅客能理解,但也有少数人会说:“我误了时间误了事儿,航空公司不就是管一个盒饭一瓶水么!”

真的如此吗?记者在东航山西分公司地面服务部见到了旅客分部经理王越峰,高高的个子,瘦削的身材,让这个常年上夜班的男人两个黑眼圈看起来越发明显,他说:“这背后的经济账不小呢!”

“一盒便餐25块钱,一个航班按平均上座率算150人,合计是3750元,每两个小时给旅客供一次矿泉水,一瓶水我们和供货商结账是8元钱,这是1200元,加起来是4950元钱。由于从订餐到送达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如果在这期间飞机可以起飞了,这些餐食也就白订了。”王越峰掰着指头一项一项地算账,他提到因候机楼寸土寸金,经营的商家品质高,成本自然也高,这项费用还是保守估算。

如果飞机因出现机械故障导致延误,航空公司承担的费用则会更多。面对记者的疑惑,王越峰详细解释说:“一架中型飞机,按照日常上座率来算,乘坐130个旅客比较常见。这种情况延误,航空公司需要安排旅客的饮食、住宿、地面交通和额外赔偿等等,每一笔都是费用。”王越峰一计算,130人光是现场保障就需5万多元的费用,还不包括改签差价和签转费用。

采访中,深谙飞行之道的郝卫东透露,一吨航空燃油价格是在4500元左右(这个价格随国际油价波动),东航现有的波音737飞机飞行一小时大约消耗2.5吨燃油,以太原——深圳航班为例,来回5个多小时,光空中的燃油成本就6万多元。“飞机在地面等待的话,机长会使用辅助动力装置,这样能节省一些燃油。”即便这样,如果遇到延误,飞机在地面等待时额外耗油成本仍让航空公司损失重大。

当然,航班延误时,除了航空公司自身,还有当地的机场公司、空管、航油等各单位都在紧锣密鼓地忙碌,才能保障旅客的安全和服务顺畅。

采访结束时,已经是晚上11点多,记者路过东航山西分公司地面服务部的一间办公室,两位年轻的地服人员刚刚下夜班吃晚餐,一位手中捧着一碗泡面,另外一位在吃从家里带来的饼干,她们当天早晨5点就已上岗。

○旅客故事

面对航班延误,有不理解也有温情

面对航班延误,只要处理得当,多数旅客都会表示理解,但也不乏有特殊事例,而地面服务部的工作人员是接触这类情况最多的,旅客分部经理王越峰提到自己处理过的两个印象深刻的事儿。

“2016年一次因为天气原因,有飞机备降到太原,一个由9名大学生组成小团队中一人得了重感冒。得知情况我们安排他去医院看病,并想尽办法帮他们争取到两张先回北京的机票,让他的一名同伴照顾他先回家,并联络了他的家人去接。但就因为这个,剩下的7个人不干了!”王越峰说,他们当中有人提出来:要走一起走,要不走就都不走。这令他很为难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拿着喇叭向旅客说明情况后发出号召:“有哪些旅客愿意让出7个座位给这些孩子,坐下一趟航班走?我先谢谢大家了!”

这时,有位中年男子走出来,第一个让出了自己的头等舱座位,还有一对母女,也让出了自己的位置,陆陆续续地,爱心人士让出了7个座位。“我当时说,孩子们,为了你们能早回家,他们要等下一个航班了,你们给他们几位道个谢好吗?结果这些孩子说,这是你们航空公司的事儿,跟我们无关,我们不道谢!”王越峰气愤却又无奈。

那位让出头等舱的旅客指着王越峰对9名大学生说:“我特别理解他的心情,我们都是有孩子的人,你们真不该这样!不说了,快上飞机先帮助那个感冒的孩子吧!”

第二件事也是2016年,因为天气原因,有飞机备降太原。备降以后机组人员才得知有一位旅客是要去郑州做肝移植手术,“我们得知情况后,火速与太原南站联系,买了动车票,叫了救护车送他们去太原南站,赶上了约定好的移植手术时间。”王越峰说,第二天做完手术,手术旅客的爱人联系到他表达谢意,同时对方不好意思地请求说,后续还需要巨额费用,问王越峰能否通过媒体在太原筹一些钱,她愿意打工偿还。

随后,王越峰所在的地服部向东航山西分公司反映了这一情况,公司还组织员工为这位特殊的旅客捐款。没想到第三天,王越峰收到旅客爱人发来的短信:“病人没有通过排异关,去世了,钱也不需要了,仍然谢谢你们的帮助!”

王越峰说,发生在旅客和航空人之间的故事还有很多,有不理解也有理解,有温情也有互助,因为天气不适合飞行,带给大家更多更深接触的机会,甚至跟有些旅客有了像家人一般的关系。他说:“受点委屈不要紧,对于我们来说,宁可延误,也要保证安全第一!”

○延伸采访

航班会不会因为机票打折或上座率低而取消?

小牛(化名)家在太原,现在日本留学,他告诉记者,自己曾在2016年遇到一次航空公司取消航班的情况。小牛猜测,是不是因为自己或者其他乘客购买的都是打折机票,航空公司亏本,所以取消航班?

记者将这一问题抛给东航山西地面服务部旅客分部经理王越峰,他说,不会的。随即,王越峰打开电脑,以1月1日东航从太原经停烟台再飞名古屋的航班为例介绍说:“你看,因为是元旦,出行的人很少。太原到烟台是44名旅客,太原到名古屋是9名旅客,烟台到名古屋3名旅客,也就是飞机到了烟台后,44名旅客下了飞机,从烟台到名古屋一共12个旅客,但无论人数多少,我们也必须按航班计划飞。”

王越峰介绍说,中国有60多家航空公司,有大型的国企航空公司,也有地方和民营航空公司,这些航空公司的业务占国内运输的90%以上,大家都不会因为机票打折或上座率低临时取消航班的。况且,临时取消航班,后续解决各航段所有旅客的退改签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当然,航空公司还有一种叫“计划性取消”的航班取消,“意思是因航班计划调整、飞机计划外维修、飞机调配等多方面原因而提前取消较长时段以后的某一个航班,因此给旅客造成的困难,航空公司会主动帮助旅客改签成行。”王越峰说,每年三月底和十月底,航空公司都会有航班换季,对航班的时刻和航线进行大调整,有可能导致购票较早的旅客行程受到影响,航空公司也会及时解决旅客的不便,“我就接待过一位老爷子,他从香港到太原,住了几个月打算回香港,赶上航班换季,原来预订好的航班没有了。我们跟老人家商量后,为他换成太原经浦东然后到香港的机票。” 本报记者 郝宏


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
分享到朋友圈
打开微信,使用底部的"发现", 使用"扫一扫"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。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