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1

18

08:03:14

雾霾侵扰,你我生活有哪些改变?

本文来源: 山西晚报 本文作者: 马继玲 冯戎
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
摘要

天地间雾蒙蒙一片,这让防霾成为下到普通百姓上到政府各部门都难以避免的话题,各相关部门纷纷开启应急响应,积极应对。

1月14日起,又一轮重污染天气席卷我省。17日,省环保厅发布消息,为应对此次重污染天气,我省9市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预警,截至目前,上千家企业已经停产。

去年11月以来,全国大部分地区遭遇雾霾侵袭,影响范围最广时曾导致17省“沦陷”。根据中国气象局发布,仅2016年12月,全国各省共发布霾预警3999条。山西也未能幸免,多地遭遇雾霾天气。天地间雾蒙蒙一片,这让防霾成为下到普通百姓上到政府各部门都难以避免的话题,各相关部门纷纷开启应急响应,积极应对。

一个人的防霾生活记录

1月2日18时,太原市提前发布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,并于1月3日0时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红色响应。当晚看到这条信息时,37岁的刘彧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在玩乐高、创造“未来城市”的5岁儿子。他告诉孩子:“明天又有雾霾。”儿子扬起小脑袋,非懂似懂地答:“PM2.5吗?这个坏家伙,我的未来城市可不要它!”说完,继续玩耍。他又走进厨房,提醒洗碗的妻子说:“这次霾不小,明天出门必须戴口罩!”妻子水龙头也没顾上关,跑去客厅打开了空气净化器。

刘彧和妻子都是70后,进入冬季以来最关注的就是雾霾,不仅天天在手机上看天气预报,还拍摄了不少雾霾城市表情图。他总结现在的生活习惯是:出门必看AQI(空气质量指数),上班走路戴口罩,休息遇霾宅家里。

1月3日一早,他坐公交车把儿子“托养”在父母家,父母家距离幼儿园近一些,方便在限行的日子步行接送孩子。到了单位,他没有开窗户通风,而是敞开了办公室的门。一上午,除了工作,同事们热议的就是雾霾,有人打电话给爸妈,劝老人别出门锻炼了,老人不听,子女就反复说。

他中午回家,想洗个澡,发现热水器内的水温才15摄氏度左右,雾霾天太阳不露脸,太阳能的热水器不给力了。下午两点,他手机上的信息显示:“危险”“PM2.5  447”。老父亲正好打来电话,说家里刚灌了腊肠,放在阳台外风干,不知道怕不怕雾霾坏了腊肠?

1月4日,凌晨6点,他睁眼就看空气质量指数,显示为:坞城“不健康”“PM2.5 180”;晋源“非常不健康”“PM2.5 232”。雾霾来了,一直坚持的晨跑也被迫放弃。中午,他和爱人和雾霾“杠”上了。去崛(山加围)山爬山,站在山顶上往上看是蓝天,可是,往下看城市仿佛被雾霾盖了一个大盖子。

1月7日,周六,原本打算领着孩子出门的小两口,看了空气质量指数又偃旗息鼓。无奈的是,5岁的孩子闹腾着非要玩,只好一家人全副武装地出门了。

直到1月8日,天气放晴,他的微信朋友圈充满了各种角度晒蓝天的图片,这一刻他心头的雾霾才被好天气一扫而去。

一个家庭的抗霾账单

前几年,80后妈妈谢琼对雾霾的态度仅限于抱怨以及各种微博段子。而从去年入冬以来,作为家里的女主人,谢琼不得不想着法子与雾霾对抗。

2016年11月,谢琼的儿子东东一岁半,开始频繁地外出活动。为了安排婆婆带儿子遛弯儿的时间,她下载了2个天气预报APP和1个专门的雾霾指数APP。“有时指数不太一样,我会三个轮着看,其中一个显示在良以下就不让东东出门。”但一岁多的孩子天性向往外面的世界,一直关在家里有时会哭闹。她赶紧上网给一家人购买了专业防雾霾口罩,65元。

2017年1月3日,朋友圈里的一篇文章让谢琼再次担心起来:关了门窗就能防霾?恐怕不行!第二天,她就带老公去了家电市场,购买了空气净化器。“我等不到网购发货、运输了,必须马上买到。”商场里,她发现同样想法的市民不少。

1月4日,一台价值2999元的空气净化器到了谢琼家。谢琼说,空气净化器刚打开,空气质量的显示灯是红色的,警示级别很高。“就是说家里空气也不好。虽然不知道买了净化器是否真的有效果,但是起码安心一些。”

1月5日,防霾口罩快用完了。选择口罩时,某媒体“雾霾有毒!防霾口罩也甲醛超标?”的新闻再次刺痛谢琼双眼。虽然,文中检测了10款主流防霾口罩甲醛没有超标,但由于多数含有甲醛,谢琼特地找到一款符合新标准的防雾霾口罩,69.9元。

1月6日,由于限号,谢琼坐公交上班。在车内是否摘掉口罩?纠结的谢琼想起每次乘坐自家车时一定会摘了口罩,但实际车内空气也不好。当天中午,她在网上买了车载空气净化器,1019元。

1月7日,周六,空气依然不太好,谢琼在家哄着东东,由东东爸爸买回一辆玩具汽车,一家人在家里度过周末。花费78元。

谢琼说,雾霾已经变成了她生活中如影随形的敌人。除了查看当天雾霾指数,谢琼还专门看关于雾霾的新闻和知识,尝试自己能做的防霾方法。“化痰清肺的罗汉果、银耳、木耳、白萝卜,家里没断过,希望多少可以减少些雾霾对身体的影响。”谢琼说,这些花费大概200元。

她算了算,为了防雾霾,从入冬到现在已经花费了4400多元。

一座城市的雾霾警报

入冬以来,太原雾霾警报不断响起,一座城随着不同级别的霾预警,进入全城攻守状态,努力让蓝天回归。

2016年11月17日,太原市发布霾黄色预警,随即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黄色响应。11月底,省气象台连续三天发布雾霾黄色预警后,12月1日,太原市发布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,应急措施随之升级。

2016年12月15日19时,太原发布历史上首个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,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红色响应。2017年1月2日零时,太原再次发布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。1月3日0时起,所有部门、学校、单位等启动应急响应措施。

雾霾笼罩,太原启动全城抗霾。市民感受最明显的是车辆限行。在首次启动重污染天气橙色应急响应后,太原先后三次实施限行,市区内对机动车辆实行单双号限行,运输瓜果蔬菜等鲜活农产品的车辆除外。

太原的幼儿园和中小学从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时的减少室外活动,升级到在橙色及以上级别预警时的停止室外活动。上体育课,学生们只能坐在教室里,紧闭门窗。在严重霾预警的天气中,雾蒙蒙的操场上很难看见学生活跃的身影。急诊、门诊的医务人员有所增加,不少医护人员加班加点。

在主要街道、高速路上,虽然机动车辆少了,但交警人数多了。不仅监督市区内限行,加大无标车、黄标车查处力度,还在高速环内实行交通管制,禁止黄标车和核定载质量为2吨(含)以上的货车通行。

另外,除保障城市居民正常生活必需的供热、发电等企业和机械加工、食品加工企业外,其余所有大气排污企业全部停产。

扬尘也是雾霾来源之一,太原市内除特殊情况外,所有的建筑工地室外作业都停止了。地铁工程也停了,工地裸土进行了覆盖。在非冰冻期,城市主要干道洒水抑尘作业增加频次,市民可以经常看到降尘喷雾车在市区来回工作。

全省各地出重拳“阻击”雾霾

雾霾盘踞,蓝天失色。2016年11月以来,“霾伏四起”,不只让太原失守,其影响范围波及全省。

1月4日,我省发布2017年到来之后的第4次霾橙色预警,预警指向临汾、运城、晋中、晋城、长治南部、太原、吕梁东南部、忻州等区域。雾霾覆盖省内大部分土地。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办公室下发了2017年重污染天气1号调度令,要求除大同外的其余10市按规定及时启动相应级别的应急预案,落实减排和污染调控措施,适时升级预警级别。这已是入冬以来发出的第10次重污染天气调度令。1月14日起,又一轮重污染天气席卷我省,我省9市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预警。

按照调度令,城市建成区范围内所有施工工地的土石方工程、混凝土搅拌站、城中村改造拆迁工程全部停工,所有渣土运输车辆全部停运。不承担供暖任务的20蒸吨及以下燃煤工业锅炉、茶浴炉一律停运。火电、钢铁、焦化、化工等重污染行业被要求进一步降低生产负荷,不能实现稳定达标排放的工业企业一律停产。水泥企业至2017年3月31日,一律停产。所有采石、采砂、沥青搅拌、石材加工等行业全部停产……除上述措施外,各市还根据实际采取了不同的应对办法。

省气象台专家表示,在2016年冬季,霾“光顾”我省的地区中,西北部少于东南部,中部地区也是雾霾出现较多的区域。霾之所以更易在山西省东南部的晋城、临汾、运城、中部的太原、晋中等地出现,与该地区低洼的地形、小气候等关系密切。入冬以来风少,冷空气不强,静稳天气增加,容易出现逆温层,近地层污染物较多。

想要赶走雾霾,省气象专家说,需要风速的增大、风向的转变、有效的降水、逆温层结的破坏、大气垂直扩散能力加强等因素,这些均有可能对霾起到清除作用。特别是在冷气团占据时,持续西北风的作用下,空气质量会转好。如果是偏南风、东风,就比较容易出现霾。另外,雨雪对雾霾也有清除作用,但前提是达到一定量才行。

记者 马继玲 冯戎


新华网山西
本文作者:马继玲 冯戎
责任编辑:王俊玲
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
分享到朋友圈
打开微信,使用底部的"发现", 使用"扫一扫"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。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